<form id="h4bzm"></form>
<li id="h4bzm"></li>

    <tbody id="h4bzm"></tbody>
    1. <dd id="h4bzm"></dd>

      <em id="h4bzm"><acronym id="h4bzm"></acronym></em>
      <th id="h4bzm"></th>

      不做藝術搬運工 爭當文化生產者

      2019-10-21 10:39來源:北京青年報 A+ A-

        伴隨金秋十月的到來,以“新古典 樂無界”為主題的第二十二屆北京國際音樂節再度成為眼下首都藝術舞臺的焦點。

        10月14日,享譽國際的著名電影配樂大師、美國作曲家亞倫·齊格曼,

        攜其受北京國際音樂節委約創作的最新作品《探戈協奏曲》亮相中山公園音樂堂。

        北京國際音樂節的老朋友、法國著名鋼琴大師讓·伊夫-蒂博戴聯手指揮家黃屹執棒的中國愛樂樂團獻上這部作品的世界首演。

        從亞倫·齊格曼到享譽世界的韓國女作曲家陳銀淑,從好萊塢作曲巨匠霍華德·肖到中國作曲家譚盾,

        都成為了北京國際音樂節的委約對象。

        委約作品百花齊放

        本屆音樂節期間,由荷蘭作曲家米歇爾·范·德阿創作的最新虛擬現實音樂體驗《捌》也將以駐節歌劇的形式上演。該劇是北京國際音樂節與荷蘭藝術節、法國普羅旺斯-埃克斯國際藝術節、德國赫爾豪森藝術節聯合委約創作的。這是北京國際音樂節歷史上第一次委托國際知名作曲家創作歌劇類作品。

        值得一提的是,在10月14日的這場名為“北京國際音樂節委約作品專場音樂會”中,除了亞倫·齊格曼的新作世界首演外,音樂節歷史上的其他重要委約作品,包括著名旅美中國作曲家周龍2013年為北京國際音樂節創作的《九歌》中的選段《禮魂》,以及作曲家葉小綱2010年受音樂節委托創作的原創歌劇《詠·別》的無詞管弦樂演奏版本。因此,這場音樂會堪稱對北京國際音樂節委約創作歷史的一次全面總結回顧。

        實際上,委約創作一直是北京國際音樂節藝術發展成就的重要組成部分。如今,音樂節已發展成在國際具有重要影響力的高雅藝術盛會,除了依靠邀請知名院團、杰出藝術家外,提升自身文化原創力和藝術生產力始終是音樂節所不懈追求的。北京國際音樂節在初創期僅停留在積累名家名團的階段。但卻很快意識到,要想成為世界一流的藝術盛會,不能滿足于只做藝術演出的搬運工,還要成為具備藝術生產力的藝術機構。由此,北京國際音樂節走上了委約創作之路。

        委約“朋友圈”不斷擴大

        2001年是北京國際音樂節委約創作的“元年”。在這年的第四屆北京國際音樂節上,當代最杰出的先鋒派作曲大師菲利普·格拉斯的《大提琴協奏曲》問世,并在音樂節舞臺進行了世界首演;2007年,在音樂節創辦十周年之際,又委約有著“20世紀貝多芬”之稱的波蘭作曲家大師潘德列夫茨基創作了《第八交響曲“無常之歌”》,作曲家本人指揮了該曲的世界首演。

        在2010年的第十三屆音樂節中,委約作品集中爆發。這一年,全球樂壇都在紀念偉大的波蘭作曲家肖邦誕辰200周年,這一年的北京國際音樂節也獻上了特殊的致敬,那就是委約曾為《指環王》《七宗罪》《沉默的羔羊》等影片進行配樂著名作曲家霍華德·肖創作了一部鋼琴與樂隊協奏曲《毀滅與回憶》,樂迷們罕見地聆聽到這位奧斯卡獎配樂大師的音樂會作品。

        同一年,北京國際音樂節創紀錄地推出了兩部中國作曲家原創委約歌劇,那便是葉小綱的《詠·別》與周龍的《白蛇傳》。兩部歌劇都以中國文化和故事為藍本,但風格迥異:前者是純粹的中文歌劇,后者則用英文演唱,主創演職人員幾乎都是外籍藝術家。這兩部重要歌劇的誕生為音樂節的委約創作歷史上留下了濃墨重彩的一筆。周龍的《白蛇傳》還在次年獲得了美國普利策音樂大獎。不啻為對音樂節在委約創作領域的一次褒獎。

        上述名家之外,享譽世界的韓國女作曲家陳銀淑、中國作曲家譚盾,都先后成為了北京國際音樂節的委約對象。可以說,音樂節的委約“朋友圈”不斷擴大。

        委約模式接軌世界樂壇

        眾所周知,古典音樂作為西方藝術史上重要的藝術門類,歷經了多個歷史時期的發展。在歷史上,王室貴族自主委托作曲家創作的例子比比皆是,莫扎特、貝多芬等人的偉大作品,都仰仗委約創作這一藝術生產機制。進入20世紀以來,歌劇院、交響樂團、音樂節,都不免把目光投向現世的杰出作曲家,以委約創作或者聯合委約的形式推動新音樂作品的創作。北京國際音樂節自然也融入了這一藝術潮流。此舉不僅推動中國古典音樂舞臺與世界接軌,更為古典音樂藝術注入了新的時代活力。

        盡管每逢提到古典音樂,大部分人自然會聯想到18、19世紀古典和浪漫主義音樂、會脫口而出貝多芬、莫扎特、勃拉姆斯、瓦格納、柴可夫斯基的名字,但實際上,在西方主流樂壇,作為古典音樂在新時代的延續,“當代音樂”占據著十分重要的作用。北京音樂節所做的就是通過委約創作機制,大大激發了國內外藝術家的創作熱情,促使更多的當代作品問世,讓新作品有了成為“歷史經典”的可能性。

        近年來,北京國際音樂節委約創作的腳步始終沒有停息。截至本屆開幕前,北京國際音樂節至今已相繼委托中外作曲家創作了18部各類作品,今年之后,這一數字還將進一步提升。在作曲家亞倫·齊格曼的最新力作《探戈協奏曲》中,北京國際音樂節的委約創作之路還將越走越遠,越走越寬。(文/記者倫兵 田婉婷)

      [責任編輯:楊帆]
      分享到:
      文化生產者 北京國際音樂節 作曲家 藝術舞臺 藝術發展
      查看光明日報原版
      時政 國際 財經 文體 評論
      日本av_日本av官网日本av_成人快播_av视频